您的位置: 主页 > 鸽群撞入歼15发动机起火飞行员沉着驾机着陆

鸽群撞入歼15发动机起火飞行员沉着驾机着陆

夏季的一天,雨过天晴,特别适合飞行,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检查设备后关闭座舱,他驾驶着歼-15舰载战斗机冲向蓝天。

突然,正在直线爬升的战机撞上一大片黑影,飞机像打航炮一样“咚咚咚”地震颤起来,此时距离起飞不到1分钟。

“嘭”地一声,机身一震,发动机转速骤然下降。驾驶舱内,屏幕显示“危险”,语音报警“左发失火”,“火警”灯闪亮,每一个都在争夺袁伟的注意力。

绰号“飞鲨”的歼-15战机飞歪了,陡然向右倾斜,袁伟操纵驾驶杆以保持平衡。“我撞鸟了!”他向地面的塔台报告。

那片黑影竟是上百只鸽子,有鸽子卷入发动机,一团火球从左侧发动机尾喷射出来。

“坏了。”袁伟想,“一会儿可能要跳伞。”

袁伟驾驶的歼-15舰载战斗机着陆后,受损的左发动机燃起了大火。王俊柯/摄

“你怕吗”

“左发失火,左发失火……”机上冷静、频繁的提示音响着,通过无线电,塔台指挥员、该团副团长卢朝辉都听到了。

袁伟有点害怕。

飞机撞鸟一直都是航空业界的梦魇。据测算,当飞机以483公里的时速飞行时,与体重近0.5公斤的小鸟相撞,能产生8.1吨冲击力,无异于遭到一枚导弹的袭击。

时速接近400公里的飞机,此时在不足百米的低空,留给袁伟的反应时间更短,“感觉特别无助”。没有云层的遮挡,阳光直直射在他身上,照得他有点冒汗,他只能死死踩着右方向舵。

“保持好状态,改平坡度。”卢朝辉的声音很快通过无线电传给袁伟,他平静了一些。

1985年出生的袁伟已经飞了10年,早已不是那个初次飞行时紧张得浑身发抖的毛头小子。第一次飞之前,教员问他:“你怕吗?”当时他生怕按错一个按钮或电门,于是老实承认:“怕。”教员却说:“怕什么,有我在。”他觉得说这话的教员超帅。

跳伞手柄就在手边,但他没有跳,因为他发现情况没有糟到失控的地步。“其实那时候跳伞一点毛病没有,谁也不会责怪他。”他的领导说。

袁伟关闭左侧发动机,作出了本能反应,开始右转,避开左侧山峰。

“左发失火,左发失火……”提示音还在叫着。

相当于坐在点燃引信的“超大炸药包”上,袁伟的右转给了地面所有人信号:他选择与“飞鲨”同进退。

他要拯救这个造价近4亿元的“兄弟”。两年前,为了飞歼-15战机,他放弃稳定的工作环境,在而立之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。有统计表明,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普通飞行员的20倍。他却说,“要飞就飞最好的飞机。这是很多飞行员的梦想,我们喜欢挑战。”

公益广告
上一篇:你知道古陶瓷收藏鉴定的八个贴士吗?齐齐哈尔
下一篇:发洪水财?广西村民在泄洪口冒险打捞木材

您可能喜欢


回到顶部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