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装裱:为每幅作品量身做“嫁衣”|书画|古画|装

装裱:为每幅作品量身做“嫁衣”|书画|古画|装

王旭修复的陈半丁作品 王旭修复的陈半丁作品 王旭与徐建光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装裱演示 王旭与徐建光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装裱演示

本报记者 施晓琴

两张硕大的红色案台,桌边挂着各种各样的装裱工具和纸、面粉等材料,布满宣纸痕迹的两面墙,简单的一排书柜,一台电脑,几把椅子,这是位于北京画院四层的装裱师王旭工作室的全貌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与外甥徐建光从接触装裱这一手艺开始,便在这里度过了全部的时光,“装裱就是自己专注地干活,这么多年我们每天想的都是明天该干些什么活,没有时间去想装裱之外的事。”王旭说。

传承百年的王氏装裱

我国的书画装裱技艺起于晋,兴于唐,到宋代达到最高水平。清朝宫廷内有很多专门为皇室服务的装裱师,他们皆是书画装裱、古画修复方面的高手。民国初期,这些皇室御用装裱师流落民间,繁荣了民间的书画装裱业。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——“王氏装裱技艺”,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并发展的。第一代传承人王殿俊从老字号“黎光阁”出师,手艺扎实深厚,奠定了王氏装裱的基础,后将其手艺传给儿子王庆仁。王庆仁又带着儿子王旭学装裱。王旭在北京画院做装裱师,外甥徐建光跟着舅舅学习,深得其精髓。至此,王氏装裱已传承了四代。

王旭自幼学画,素描、水粉、国画等均有涉猎。高三毕业20岁时进入北京画院,正式随父学习装裱技艺。其从事书画装裱工作已近30年,装裱的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、上海美术馆、日本南画院等多地展出,还多次承担国家单位的装裱任务。除了在装裱界声名远扬,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王旭携徒弟徐建光用20秒的时间展现了中国古老的装裱艺术,则让装裱这一藏在书画背后的行业也走到了幕前。一时间这在装裱界传为美谈,也是王氏四代人心血结晶的见证。

王旭跟随父亲学习装裱技艺,是从最基本的擦案子学起的。这是学徒的规矩,从各种工具的使用到每一道工序的要领,三年零一节学徒的过程一点都不能少。回想起自己的学习历程,王旭回忆道:“父亲对我比其他学徒更严厉,那时候被骂是常有的事,干不好要挨骂,干慢了要挨骂,态度不好也要挨骂。在学习阶段,就是日复一日,循环往复地练习。我们的工作是很枯燥的,因为可能连续一个月都只在做一件事,比如刷纸,如果练不到一定程度是不可能让你继续学下一步的。”

“我们家的故事,就像所有的中国传统技艺一样,是随着父辈的努力而薪火相传的。”王旭说。书画装裱,对于他们几代人来说,既是一门手艺,也是一份责任,是伴随着家族传承而持续发展的。

公益广告
上一篇:中国古画中的“女主角”
下一篇:古画里的日用百货

您可能喜欢


回到顶部
博评网